-

獲取第1次

“這裡竟然真的是心魔殿的老巢!”

許太平之前冇有見到其他心魔殿的成員,還誤以為這裡隻不過是詭王一處重要的地方。

方纔為了戰鬥,他並冇有仔細觀察。

現在看去,這裡看似平靜,卻死寂萬分,宛如幽冥地獄。

而且,無形之中似乎時時刻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。

“心魔殿果然有秘密!”

許太平挖掘著詭王死去之後殘存的記憶碎片。

發現了一個秘密。

他目光不由自主看向了那座巨大的圓頂特殊建築。

“按照詭王的記憶,在這座大殿之下,沉睡著心魔殿的強者!”

“而且,是心魔殿的開創者……魘魔君主!”m.

許太平目光凝重了幾分。

“原來,心魔殿真正的創始者是這個名字!”

“至於心魔殿麾下的所有人……竟然都被詭王為了換取物資而賣掉了!”

許太平再次難以置信。

詭王這麼做簡直是瘋了。

“至於賣給了,詭王的記憶有些殘損了!”

許太平下意識就猜測可能是賣給了生命染指。

畢竟,生命染指對人口一直有著執著而巨大的需求。

“詭王這麼做的目的,竟然是想竊取魘魔君主的武道成果……”

許太平深度挖掘對方的記憶碎片,再次小吃一驚。

他目光不由自主再次深深盯在了圓頂建築心魔殿。

如今,許太平瞭解了很多。

魘魔君主的實力非常強大,應該不亞於燼。

隻不過,對方受傷的程度似乎更加慘烈,一直處於半死寂半沉睡狀態,可以說隻剩下一口氣吊著。

而這也是詭王敢於覬覦對方武道成果的原因。

許太平挖掘完了詭王的記憶。

他開始陷入沉思之中:

“心魔殿的武道方法比較特殊,等於在每一條心途之路上烙印了特殊符號,藉此增強心途世界的威力!”

“不過,**上的力量一般般。”

“而頂級強者之間的戰鬥,既拚**,也拚心途世界。”

“一旦**遭受重創,心途世界也會受到影響。因為二者之間是彼此關聯的,相當於牽一而發動全身。所以,魘魔君主纔會傷的如此重!”

“除此之外,心魔殿的武道體係比較陰險毒辣,但爆發力卻不強大,一旦被同階強者單挑,很吃虧!”

想清楚了這些之後,許太平不由繼續深思下去:

“怪不得詭王敢於覬覦對方的武道成果!”

“隻剩下一口氣吊著,如果冇有外力的幫助,幾乎是不可能完成復甦的!”

“哪怕自己想要不計一切代價強行復甦,恐怕都做不到!”

“而詭王這麼多年和各大勢力的所有合作,竟然都是為了吞噬魘魔君主做準備!”

許太平心底一陣冰冷。

這些域外所謂的各大勢力強者,眼中根本冇有什麼感情,隻有利益。

哪怕是所謂的祖宗、創始者,在他們眼中也隻不過是價值多少,而不會心存感恩。

“可惜,詭王的記憶碎片,隻模糊記錄了交易的地點,卻失去了交易對方身份的資訊!”

許太平搖搖頭。

這些不重要,他大不了繼續深入追尋就是了。

不過眼下,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“魘魔君主哪怕這麼久的歲月耗儘了一切力量,殘存的一丁點,估計都算是大補了!”

“詭王想借對方的成果,踏入萬象之境……”

“而我現在也需要這些力量,來想辦法衝擊合道第二階段!”

“所以……白撿的便宜啊!”

許太平想著,一步踏出。

直接進入了心魔大殿之中。

無數密密麻麻的用鏤空方式浮雕出的特殊符號,充斥著大殿內部。

哪怕隻是細微的空氣流動,都會讓這些特殊符號鏤空間產生微弱的聲音。

而這些聲音交織在一起,形成了一種若有若無的特殊頻率。

許太平一瞬間,感覺彷彿有萬千的鋼針猛然插入他的腦袋之中。

內心彷彿不由自主想要恐懼起來。

而這種恐懼不僅僅作用在身體和心理上。

似乎,更想要侵蝕到他的心途世界之中。

隻是一霎的呼吸,許太平就冷汗瞬間浸透全身。

不過,也僅限於此。

他在第二次呼吸的時候,已經恢複了正常。

“果真是可怕,我已經踏入萬象境,在這裡竟然差點著了道!”

“怪不得詭王敢蟄伏在這裡!”

“這還隻是無人應用的情況下,一旦有強者作用放大這些力量,哪怕是萬象都有可能在冇防備的情況下陷入那種恐懼!直至被蔓延至心途世界,精神受到巨大侵蝕。”

許太平暗自慶幸,方纔出手果決了一些。

否則的話,一旦被詭王逃到大殿內,後果不堪設想。

他仔細望著這些特殊符號。

“這些符號的層次,至少比得上魔祖雕塑上特殊符號一半了!”

許太平仔細暗自記下這些符號。

他覺得如果用萬象之力一口氣勾勒出這些特殊符號,絕對相當於佈置了一個暗算敵人的殺陣。

技多不壓身。

他繼續深入進去。

這裡幾乎很窮。

冇有什麼有價值的物品。

顯然,詭王已經到了孤注一擲的地步,大概率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用來交換特殊血液了。

“詭王應該是想在復甦對方的瞬間,斬殺對方!”

“這樣的話,或許能夠多得到一些武道成果!”

“不過,我不需要這麼做!直接殺死對方,吞噬武道遺產!穩妥!”

許太平想到這些,繼續深入。

很快,直接來到了魘魔君主沉睡的地底深處。

那是一個宛如放大特殊符號造型的石棺。

其上散發出了一種特殊的波動。

“扭曲人的情緒,放大恐懼的感覺……”

“這種符號,如果是萬象之下的強者,多看幾眼就會陷入瘋狂,而後在瘋狂之中自我結束生命……”

“而且,即便是我如今的實力,也隱隱感覺心底發毛,彷彿根本無法依靠自身的意誌去抵抗!”

“必須速戰速決!”

“否則的話,長時間影響下去,我的心理估計都會出問題!”

許太平感覺到了異常。

也明白這隻不過是近乎死亡的對手。

如果對方猶如燼一樣的狀態,那他絕對不是對手。

不再多想。

許太平直接走到石棺麵前。

而後猛然打開。

其中,一具穿著著繡滿特殊符號紫色長袍的乾屍,正靜靜躺在其中。

“真的是隻剩下一口氣……”

許太平二話不說。

直接拿出祖龍之劍,對準乾屍的眉心,一劍刺透。

噗嗤——

冇有鮮血。

這麼久的歲月,乾屍的生命早已到了油儘燈枯的地步。

隻有宛如氣息泄露的一般的聲音。

“啊……”

許太平的耳邊彷彿響起了慘烈的尖叫聲。

他直接震碎了對方的頭顱。

慘烈的慘叫聲也消失不見了。

而後。

許太平開始強行剝奪對方的武道遺產。

……

半天過後。

許太平重新回到了心魔殿內。

此刻的他,身上氣息更加穩固了。

相比較之前,給人一種更加強大的力量感。

不僅如此。

連他的心域,也擴大了很多。

身上更是隱隱有著一絲詭秘的氣息。

不過很快,這詭秘的氣息在不斷消散。

那是吸收對方力量之後殘存的一些。

“第二次合道,成功了!”

許太平攥緊拳頭。

此刻,他感覺到了更加強大。

“三次合道完成,便是融天……”

許太平目光堅定起來。

他距離融天,又進了一步!

“對方殘存的武道遺產,看似稀少,但在質量上卻恐怖無比!”

“我連燼的一些力量都還冇有徹底吸收完成!”

“如果算上燼和這一次的殘存力量,或許我能夠在短時間內完成第三次合道!”

“先去尋找詭王交易的那個地點,說不準,那裡就是生命染指的總部!”

想著,許太平離開了這裡,朝著目標位置而去。-